低质量,零碎,抄袭的数字阅读突出了三个主要问题

时间:2019-03-24 15:08:00 来源:隆安资讯网 作者:匿名



插画家:李瑞宁

日前,第三届中国数字阅读大会上发布的《2016年度数字阅读白皮书》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数字阅读器数量已超过3亿,市场规模已达120亿元,增长率为25%。

与此同时,第14次全国阅读调查结果显示,去年中国成年人的数字阅读率显着上升,各媒体的综合阅读率为79.9%,略高于2015年的79.6%。 ;数字阅读模式的接触率为68.2%,比2015年的64.0%提高4.2个百分点。

数字阅读已经成为互联网时代的“新宠”,但隐忧已经越来越突出:低质量文本的泛滥影响了读者的精神防御和道德底线;阅读形式的碎片化阻碍了人们形成完整的知识体系;盗版和抄袭很受欢迎,作者的合法权益得不到有效保护。监管机构和内容提供商需要共同努力,为数字阅读创造一个清晰的生存空间。

色情暴力

低质量内容广泛增长

打开网络小说,色情,暴力和其他不良内容的网页充满了眼球。即使平台具有关键字审查机制,作者仍然使用它来替换分隔符和拼音的间隙。

数字阅读的趋势是不可阻挡的,但低质量混乱的文本不容忽视,已成为制约行业健康发展的隐患。一些网站过分强调数字阅读背后的商业价值,“引人注目”的不法手段,甚至打法律“边缘球”,为用户提供淫秽和粗俗的内容。

去年1月至6月,新闻出版总署和国家反突违反小组办公室开展整改行动,全面清理互联网出版的低俗内容。网络小说和移动小说共有1,414种淫秽色情和粗俗。对网络文学作品进行了调查,发布了20个传播淫秽色情内容的网站,删除了各种淫秽色情网站的30,000多个链接。

根据一位网络作家的说法,一些数字阅读平台将点击次数从每天2000字增加到10,000字以获得点击量。由于工作量很大,作者只能以单词的数量为主要目的,导致情节奇怪而长时间延迟,难以保证内容的质量。“中国的数字阅读仍处于广泛发展阶段,缺乏创意产品和服务意识,整体水平有待提高。”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杨庆祥认为,数字阅读时代仍需要通过规范化管理引导公众。健康的阅读。

打开“三读”移动应用程序,您可以看到封面故事,订阅专栏,新闻,本周热门文章和其他专栏,汇集了专栏作家,意见领袖和知识红的作品。这是《三联生活周刊》杂志的数字阅读平台建立在手机端,用户评论,“文章质量非常高,体验很好,值得购买。”

“理想的数字阅读环境应该是及时,方便和互动的,同时要保证思维的深度。”杨庆祥说,数字阅读并不等于低质量甚至粗俗。无论是纸龄还是阅读时代,高质量的内容是高质量阅读的基本前提。

中国出版集团副总裁潘俊雄表示:“无论阅读载体有多么创新,内容提供商都应该始终遵循'内容为王'的原则,进行优质的文化交流。”

快速阅读主流

片段如何渲染经典

“通常的工作很忙,你只能看看地铁上下班的手机文章。有时当你遇到很多单词时,你不能悄悄地阅读它,只是跳过它。”一位网友描述了他的手机阅读体验。

根据阅读集团此前发布的研究报告,该集团运营着名的在线文学平台,26岁以下的年轻人是通过移动终端进行数字阅读的“主要力量”。我之所以选择这种阅读方式,是因为“年轻人正在为速度而奋斗”。

专家们指出,这种快速阅读,快速浏览,最后快速丢弃碎片化读数,打破了人们思维的逻辑和连续性,形成一个深刻,系统的知识体系,甚至让人们失去长久不容易读数。能力。

在教学研究中,美国杜克大学的一位文学教师发现,现代西方小说领域的一些专业研究人员甚至无法阅读经典《追忆似水年华》和《尤利西斯》;不久前,西安的三所大学根据学生阅读调查的结果,只有不到30%的学生通过纸质书籍彻底阅读了四本着名的书籍。一名大三学生在接受采访时说:“阅读越严重,你应该选择纸质书越多,因为阅读纸质书籍很容易集中。而iPad等电子终端功能太多,所以很容易在阅读过程中分心。它不适合阅读大头的经典作品。“

作为互联网时代出现的一种新的阅读方式,数字阅读的使命和功能不应该改变。内容提供商需要考虑如何以分散的方式为读者提供有价值和营养的内容,以适应互联网的节奏。例如,小说分为几个部分,虽然它以“片段”的形式呈现给读者,但最终它可以达到有效阅读的目的。目前,Kindle和Zhihu等数字阅读终端已开始专注于为人们提供系统,深入的书籍。

“商业出版社数字出版中心主任孙树学说:”数字阅读与分散的浅读不完全相同,也适用于经典内容。除了提供优质文本的努力之外,未来的数字出版还将把头寸转移到音频和视频等增值服务。

“写神器”激起了水

版权保护需要跟上

今年4月,未经权利人许可,对网站进行了调查,发现向公众提供了2200多件侵权小说,并通过广告非法获利超过27万元。

数字阅读具有广阔的前景。然而,无限制的重印和无偿转载等侵权行为始终是阻碍其健康发展并需要纠正的“阻挡老虎”。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辉表示,根据《著作权法》第10条,未经许可转载的行为涉嫌侵犯复制,广播或者信息的权利。原作者的网络传播。据称,未经付款的重印行为侵犯了原作者的报酬权。

此外,由“复制和粘贴”形成的抄袭作品和噱头在主要的数字阅读平台上也很猖獗。数百名网友对热门话剧的原创作品进行了比较,发现该作品涉嫌复制200多部小说,甚至还有一些细节被直接复制。

记者在淘宝网上搜索“编写软件”,发现只要花费数十到数百元,他就可以购买“写作文物”,可以从现有作品中提取段落,并将它们合并成新的小说。由于证据难以且成功率低,原作者的辩护权道路非常粗糙。去年9月,包括科技和阅读集团在内的30多家单位成立了“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联盟”并发布了《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联盟自律公约》,表示联盟成员应坚持“先用后再用”的原则使用“并尊重在线文学版权所有者。抵制侵权和盗版的合法权利。

国家有关部门也不断引入和完善相关法规,如《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中国互联网网络版权自律公约》等,从机构层面保护网络作者的合法权益。近日,中国网络联合撰稿人周美森发布了反盗版声明《人民的名义》,并向国家版权局报告了相关盗版事件,并向涉公安机关报案涉嫌侵犯版权罪。

李俊辉建议:“未来,有关部门应加大打击未经授权的网络重印的力度,特别是利用技术手段快速识别和锁定未经授权的发行,及时中断连接或访问,并督促盗版网站和侵权。责任人应当赔偿对方。同时,出版人还需要建立原始内容的保护机制,鼓励网民积极举报侵权抄袭,从而规范数字出版的产业秩序。 “(记者董思宇吴昊)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